马尔堡

作者 21:55 葡萄酒产区

马尔堡Malborough

新西兰葡萄酒的旗舰产区,马尔堡,该产区的长相思将这个国家带上了国际葡萄酒舞台。但马尔堡的葡萄品种远远不限于长相思,其他品种的表现也极为出色,风土条件也千变万化。

马尔堡Marlborough位于新西兰南岛的东北角,惠灵顿的正西方,是新西兰最大的葡萄酒产区。也正是这一产区,用一个白葡萄品种,让新西兰在世界葡萄酒版图上有了不容忽视的影响。2019年新西兰出口的葡萄酒里,85%来自于这里。

马尔堡的葡萄种植历史极短。在1873年才开始种植葡萄,第一批葡萄为小粒麝香葡萄(Muscat Petite Grain),由苏格兰人David Herd种在一片牧场上,仅种植了400棵树,这也是Auntsfield Estate的前身。不过,一直到20世纪60年代,马尔堡都无葡萄酒产业的立足之地。

历史的转折点发生在1973年,Montana Wines创始人Frank Yukich听从葡萄种植顾问Wayne Thomas的建议,在怀劳平原(Wairau Plains)购买土地修建葡萄园。Montana Wines购买了1,173公顷土地,收购价为1,146新西兰元/公顷(即人民币5,580元/公顷)。8月,Montana Wines在购得的土地上开荒建园,Frank Yukich说:“这里的葡萄酒将举世闻名”,如今他的话应验了。

云雾湾,马尔堡

此后,新西兰国内外大量人才来到马尔堡,陆陆续续在这里建立起了葡萄园、酒庄。其中就包括1985年来此的澳大利亚人David Hohnen,正是他创建了云雾湾(Cloudy Bay)。1986 年,Ernie Hunter的马尔堡长相思一举拿下伦敦国际葡萄酒展的三个最高奖项,使得马尔堡长相思一战成名。

正是马尔堡长相思使得新西兰葡萄酒在上世纪80年代,在英国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,后来,新西兰葡萄酒走向澳大利亚、美国以及如今的世界各国,马尔堡长相思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此后,新西兰葡萄酒出现产量过剩和滞销的问题,政府鼓励葡萄农拔除葡萄树,并且每拔除1公顷就能得到6,175新西兰元,目的是减少四分之一的葡萄园种植面积。随后,根瘤蚜开始在马尔堡的葡萄园中蔓延,这种病害没有根治的办法,葡萄树只能被拔除然后重新嫁接。

面临着这样的困难,酒农想到了一个聪明的办法,就是将产区内葡萄树拔除,并将之前广泛种植的米勒图高(Müller-Thurgau)和白诗南(Chenin Blanc)换成了广受欢迎的长相思和霞多丽。马尔堡触底反弹,迎来发展的黄金30年,并因祸得福,完成了由量产型散装酒向精品酒的转型过程。马尔堡的葡萄酒受到世界消费者的青睐,在很短时间内成为新西兰最大的葡萄酒产区。1999年,大名鼎鼎的新玛利庄园发布其在该产区的第一个长相思年份。

对于未来的发展方向,越来越多的酿酒师和酒庄,致力于继续发扬广大长相思这一标志性品种的风格,从单一的“纯净、轻盈”的印象、发展到更加“饱满、复杂”的特质,比如多个品种混酿、过桶、晚熟等,以跟随国际潮流,迎合现代消费者的口感。

马尔堡

马尔堡的气候

生长季平均温度:19.8°C,和法国Chablis、澳洲的塔斯马尼亚产区接近。

温暖的海洋性气候,从太平洋凉爽的海风吹拂而来,调节着此地的微气候,使得马尔堡白天炎热干燥,到了夜晚就变得凉爽起来,昼夜温差一般为5℃。年均日照时长2457个小时。

土壤

多数葡萄园的土壤肥力属于中低水平、蓄水能力差,大部分葡萄园需要安装滴灌设备来抵御夏季的干旱。表层是含有大量砂石的黏土,下层是易于排水的鹅卵石土层,这样的土壤结构能够降低葡萄树藤蔓的生长活力,因而酿造出来的葡萄酒香气芬芳迷人、味道甘美可口。Wairau Valley和Awatere Valley这两个子产区便是这种土壤的最佳代表。

子产区

Wairau Valley

Wairau在毛利语中的意思就是“云层出现漏洞的地方”,可见此处阳光之充沛。Wairau Valley是一个由Wairau River冲积形成的宽阔河谷,沿着Wairau River从西边的Spenser山脉,一直到云雾之湾,再到太平洋。北边的Richmond山脉将其与Nelson产区分隔开来,南边的Wither山阻挡了恶劣天气影响。

Wairau Valley气候温暖干燥,马尔堡有45%的葡萄种植在这里。葡萄园分布在Blenheim镇周边,土壤类型非常多样。河边梯田土壤较浅,多石头,水分会迅速被排出,使得土壤愈加贫瘠。这对高品质长相思的生长是非常重要的。靠近山上的葡萄园土壤中含更多粘土、淤泥,土壤含水量更高,使得长相思表现出更多草本味。

与Awatere Valley相比,这里要更温暖,受海风影响更小一些,因此长相思会表现出更多热带水果味、百香果、柚子味,让马尔堡长相思典型的醋栗、青椒味显得更圆润。除了长相思,这里还种植雷司令、黑皮诺、霞多丽等,还有传统方法酿制的起泡酒也很受欢迎。

Awatere Valley

Awatere在毛利语中的意思就是“奔流的河” ,Awatere Valley位于Wairau Valley东南,中间隔着Wither山,是一个面朝大海的产区。

Awatere Valley是马尔堡3个子产区中最为凉爽和干燥的。北面、东面都是大海,无疑受海洋影响很大,海风限制了葡萄枝叶生长以及葡萄产量,也迫使葡萄长出较厚的果皮来自我保护,而厚果皮酿出的酒结构感更好。

此处为河水冲积平原,葡萄园分布在山脉和河流梯田上,地形连绵起伏。土壤为砾石、黏土和黄土,具有干燥、水分会迅速被排出的特点,再加上较少的降雨,从而给葡萄生长带来了用水压力。与Wairau Valley一样,较大的昼夜温差为葡萄的高品质提供了保障。马尔堡有30%的葡萄种植在这里。

Awatere Valley的长相思带有典型的草本、青草、番茄叶味道,一些优质酒款还会表现出独特的矿物风味,让人联想到著名的Sancerre长相思。这里还种植黑皮诺、雷司令,以及少量霞多丽、灰皮诺、绿维特利纳和丹魄。

South Valley

South Valley比Wairau Valley更为凉爽和干燥,由冰水沉积、砾石、黏土、黄土组成,比Wairau Valley有更厚重的黏土。此处的长相思带有更多草本、核果、柑橘、醋栗口味;黑皮诺尤其质量上乘。马尔堡有25%的葡萄种植在这里。

品种

  • 长相思:占据了新西兰葡萄园总面积的 58%,而且全球没有其他地方可以酿出类似的风味。它是马尔堡的旗舰品种,使马尔堡成功地在世界葡萄酒版图占得一席之地,马尔堡也由此被称为“长相思之乡”。为了保持长相思葡萄精致的果香,95%的长相思是由效率更高的机器采收的。大部分长相思为新鲜、有活力的风格,也有少数会用橡木桶陈年。
    最大特色是香气浓郁,经典的风格是高酸、中酒体、无橡木味,拥有强烈纯净的品种芳香(西番莲、醋栗、青椒及黑加仑叶的香气)。尽管有些人喜欢陈年后的植物味(芦笋、豌豆),但这些酒还是最适合在年轻和新鲜时饮用。
  • 霞多丽:这里也是新西兰优质霞多丽白葡萄酒的重要产地,其葡萄酒带有清新自然的高酸,富含柑橘类、热带水果以及矿物质的味道,而且大多数顶级的酒都会过橡木桶,酒体饱满,复杂性高。霞多丽与其他新世界国家一样,会使用橡木桶、苹果酸乳酸发酵和酒泥接触等常见酿造方法,也包括一些不过桶的清新风格,还有起泡酒等。
  • 黑皮诺:另一颇具特色的葡萄品种是黑皮诺。一般是由人工采收,原因是黑皮诺果皮薄,机器容易弄破果皮,使得酚类物质流失。虽然很多情况下黑皮诺都用于酿制高品质的起泡酒,但也出产不少品质优异的黑皮诺干红。因为气候比较凉爽,这里出产的黑皮诺红葡萄酒风格较为清淡,不过单宁结构良好,拥有浓郁的黑樱桃和黑李子香气,香料味中通常伴有红色水果(樱桃、草莓)的气息。
  • 雷司令:在Wine-searcher上,该产区质量最好的酒意外的是雷司令,产量不高,但这里日照时间长、生长季凉爽、昼夜温差大、秋季温暖干燥,再加上复杂多样的地理地貌,使得雷司令不但品质高,而且可以有从干型到甜型等多种风格,少数年份甚至可以酿制迟摘酒或贵腐酒。
    马尔堡的雷司令葡萄酒通常会保留精致、纯净的果香,含柑橘、青苹果、蜂蜜、花朵香气,香气浓郁、纯净,酸度富有活力,结构平衡。
标签:, 最后更新: 2020年8月6日
关闭